終于等來了入黨宣誓
2019-07-01 08:54:40 來源:啟東日報數字報 閱讀數:733

劉德昌

我于1972年12月應征入伍,1974年6月被批準入黨,但直到1976年10月中旬,才舉行入黨宣誓儀式,這兩年多的“時間差”,在我的人生歷史上,留下了一個永恒的記憶……

平心而論,作為一名來自農村的義務兵,當初我的入黨動機,除了希望能在黨的領導和教育下,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和奮斗目標的心愿外,也存在著先入黨、后提干,將來不再回到農村去的私念,所以入伍3個月后,就遞交了入黨申請書。

所在的野戰部隊特務連,新老戰友的政治、文化、軍事素質各有所長。每年元旦和“八一”前后兩批新黨員,沒有預備期,一經批準,就地舉行宣誓儀式,成為正式黨員。為了這光榮而又神圣的那一刻,大家都在公平的競爭中忘我工作、認真學習、刻苦訓練。盡管如此,每年的退伍老兵中,總有人帶著沒能入黨的遺憾,離開了部隊。與這些老戰友相比,我是幸運者中的佼佼者——

1973年7月,入伍才半年多的我,在全團軍用手槍射擊比賽中榮獲第一名。連隊由此把我列為“入黨積極分子”和軍事骨干考察培養;1974年初,被任命為偵察兵短槍班班長,填寫了《入黨志愿書》。時隔不久,為迎接全軍第四屆運動會,我奉命前往南京軍區靶場,接受為時3個月、全封閉式的射擊訓練。選拔賽的結果是,本人雖然名落孫山,但獲得了南京軍區“特等射手”的榮譽稱號。

帶著勛章回到連隊得知,我在一個多月前,已被批準入黨,同時入黨的同志們,已在7月1日舉行了入黨宣誓儀式,由此也就產生了一種難言的失落感。

1974年底,連隊在為當年第二批入黨的同志舉行入黨宣誓儀式,我卻遠在河南省禹州市,奉命執行接新兵任務。1976年7月下旬,我奉命執行武裝押送部隊案犯任務,前往河北省唐山市,偏又遇上了地震災害,意外地參加了為時16天的抗震救災……直到那一年的10月中旬,部隊在粉碎“四人幫”后進行整黨整風時,才終于獲得了入黨宣誓的機會。這光榮而又神圣的一瞬間,雖然距今已有40多個年頭,但是那面鮮紅的黨旗,始終飄揚在我的心上,成了永恒。

3d试机号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p3开机号近十期号码查询结果 30选5 支付宝里面有什么赚钱的 排列三走势图软件下载 刷钱宝怎么赚钱的 21點真钱网络游戏平台 钱是什么为什么要赚钱 魔兽世界多玩 老快3走势 顶呱刮视频 北京时时彩开奖号码结果 吃鸡游戏的所有装备 pk10北京直播视频 合买大乐透怎么算法 麻将好友房不见了 四星稳赚平刷刘军挂机教你玩